# 25727

霍绪林

马5

材料:布面油画

尺寸:170×130㎝

年代:2013

签名:已签名

品相:完好

成交价:4,400 RMB 

买受人:Linda-xxy

成交时间:2019-02-12 20:13:51

全部出价记录 (4)

竞价会员 出价 出价时间

Linda-xxy 4,000 20:13:51

lakeill 3,000 16:57:00

Linda-xxy 2,000 13:14:29

lakeill 1,000 15:29:56

更多

描述

英雄的追忆——读霍绪林的绘画

霍绪林属于那种喜欢绘画,并把其当成事的人。
 
他喜欢传奇中的英雄,他经常提到“关于马的英雄含义”,他喜欢很多古代的中国小说,其中有许多情景与人物始终缠绕着他,给他以影响。他说道:“在我们的传统里英雄从不配美人,而是伴骏马,我对英雄的视觉定位是冷兵器时代策马扬鞭的战将,是根深蒂固的记忆,当那些英雄渐模糊时,马作为实体视觉形象,承载他们全部的含义。”
 
他一直认为马是英雄的代指。很久以前他就画过马,有水粉、水彩、素描等,样式多样。这种状态一直伴随着他,也成为一种追求,最终我们看到了这一批关于“马”的作品。
 
这些作品看上去没有太多的时尚流行元素,到是有些理想的隐喻。画面看起来起伏不定,不同动态的马交织一起,有些明显的忧郁,弥漫于整个画面之中,产生出一种令人压抑的释怀。这些画的构图大多是非稳定的,显出某些情绪的传递。这些传递大概是通过不同的变异的方块形组合而成。这些方块被挤压变形,构建出他特殊的画面。他说道:“当这些个方块形状出现在我面前时,像是多年未走动的亲戚,亲切却更多陌生。面面相视中客气着无法明状的尴尬。我是真的寡情了,于这陌生里却无一点愧意,倒是有些得过且过的心安。我是真的忘却了,忘却的都没了过往的滋味。我坚定地想了结这尴尬,放下笔,望去窗外,那却是些新的高楼的形状——大而简单,陌生却更多亲切,让你无法逃避的熟悉。每日无可奈何地体味它强硬的风骚,我是真麻木了,于这熟悉中也没了激动,倒是有些爱谁是谁的淡然。我是真的迷失了!迷失的都没了今天的视点,于是在这忘却与迷失中。”这些表白恰恰明证了他画面的情绪。
 
这些马的塑造也颇具特点。霍绪林的画中一般见不到那种科班油画出身的画家惯常痕迹与方式,有的却是他独自的笔迹。《马系列5》中所表露的就是如此,流畅的筋骨渲染,而不是厚涂堆切。但这种薄涂渲染一点也不显得单薄,这可能来自他解剖与形状处理的明快与清晰。他更注意的是形状之间的结构转换,而非细节表皮的装绘与描写。
 
《厂房》中的色彩处理所体现的暧昧的情绪大概是霍绪林作品的共性标示。这些色彩让人感觉到某些非肯定性,可能正是引起情绪的原因所在。看似纯度色彩,但却表达出非饱和的状态,显出忧郁与惆怅,引得让人细读。画中马匹的“红色”与地面、天空的“绿色”也同样显出这种非饱和的对比状态,引出如他自己说的“于这熟悉中也没了激动,倒是有些爱谁是谁的淡然。”
 
在《六匹马》这幅画里,可以看到霍绪林对造型有自己的思考。这些马匹被重新结构,虽保留了马的形态,但却用他说的“方块“——“一种变异”的手法进行了再构建,营造了他作品中的特殊造型方式。显得筋骨凸显,充满表现意味,透出一丝丝英雄叹息之情。也正是他不能忘怀的精神诉求。“马也许是我存留不多的记忆,过去众多的幻想中永远有它追风逐云的身影。伴着一个个英雄带着我一起驰骋。其实马与我从来都是抽象的伙伴,它许是我们身上都有的英雄情结的图腾,我画马是因为我喜欢过去。”这则绘画笔记大概是最恰当的注脚。
 
霍绪林一直以来坚持绘画纯洁性的追求。”我理想的绘画应该是由具象的形状,有笔触的体现,有个人的形感属性。摄影与绘画的不同处在于,摄影形的细节体现与绘画的不同,摄影的形是单视角但细节完整,客观、准确、全面、真实,他能用一个单一的视点把一个形象饱满的表达;而绘画的形应更平面一点,更完整一些,绘画的细节是游动的笔触留下的痕迹,他更有表现性、主观性、真实但非写实。我觉得绘画的最高体现是中国古代的山水画。”多少年来,他坚持着自己的艺术理念,好像从未放弃。也许这些原因,霍绪林更多的关注的是他自己的艺术,而非艺术的发展与变化。他把艺术作为他的生活——“绘画与我应该是一种生活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中思想与践行着他的一切。也许这也是他艺术非流行样式的原因所在。这种非流行样式的自我参悟,也许是他艺术中难得的单纯之气的由来。这点可能是被时尚所忽视的或遗忘了的,在霍绪林的作品中,似乎读出了一些超脱的意外,值得我们驻足。
 
他非油画专业的本科学缘造就了他观察与表达的特殊性。霍绪林早年本科读的是装潢专业,对平面构成有难得的敏锐与表达,后来,他将这些方式带到了他的绘画之中,但霍绪林却避免了许多设计专业画装饰画的倾向,却是走出了自己一条孤独而独特的图像之路。他在绘画中没有奋力追赶西方古典油画经典,也没有投入当代表现猛烈之风。而是在“表意”之中宣泄着自己的理念。他不看重娓娓动人的细节与纹理的描绘,不看重富贵高雅的装扮摆样,不看重地地道道的油画韵味,不看重色彩的优美转调,他的的作品看重的是质朴的“形”与“形态”的对话,这些“形”与“形态”从平面设计中走出,被赋予了个别的性格生命,形成霍绪林独特的绘画表达。《马》系列画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对于“形态”的那些独有的表现,那些个马是被不同“形态”的“形”所铸成,这些“形”的组合形成了霍绪林绘画的明显特质。
 
对于幻想中的英雄的沉思,使他的作品又添了一些浪漫的笔痕,这些痕迹在霍绪林的作品中似乎不是有意的笔触,而好像是情绪的遗漏,是思绪的线索。在他的一些作品中这些渲染经常出现,构建了追忆影像。《马系列三》当中的背景与马身体上那些渲染加强了霍绪林内心中的那些英雄讯息,读来有些释怀。《马系列四》更不经意的笔痕,也营建了那些“英雄”苦闷的倾述。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一束光》,整个作品被这种痕迹包裹着,有一种忘记与怜惜的悲情。正如他自己说的:“我对英雄的视觉定位是冷兵器时代策马扬鞭的战将,这是根深蒂固的记忆,当那些英雄渐模糊时,马作为实体视觉形象,承载他们全部的含义。”这些“英雄”在霍绪林的作品中就这样露出了它们久违的记忆。也许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对“往昔英雄”的注脚?
 
霍绪林喜欢独自思索,喜欢传统文学。这些使他养成了单一独到的参世方式。他似乎对于一切不感兴趣,又似乎感觉着一切。这些矛盾在他的作品中形成了某些特别引人注目的特质,那好像是一种特别的视觉,一种私藏的眼神。也许这是他作品留给观众的思绪。艺术难得有自己独到的眼神!
 

李少言2013-11-25

艺术家

霍绪林1963 枣庄,中国

北京,中国

hihey.com/huoxulin

1987年毕业于山东省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1991年起至今任教于山东枣庄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