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HEY000521

杨烁

原点4

材料:树脂灯片丝网

尺寸:82×82×12㎝

年代:2011

展览:2010当代艺术院校学生优秀作品年度提名展

版本:1/3

出版:《显像之境全国高等艺术院校丝网版画作品集》

  • 上市时间:2011-06-07
  • 浏览次数:1994

客户服务:4008-123-798

推荐

更多

描述

对工业社会的呐喊,抗争、生冷疏离到底是人间还是地狱?谁会在意底层人物的情感?谁会在意他人的悲伤与快乐?

如果说赫斯特的作品是希望留住死亡瞬间,那么杨烁天生的保护欲,促使她有“欲望”,手握一切虚幻的美好。

枯萎的“龙爪桑”借喻世间渺小,悲哀却依然存活的“平凡人”。无论世界如何骤变,只为延续生命,只为每一次新的吐纳,即使烈火焚 烧也希望保留住心中的那片“桃花源”,最终也只是掩埋至三尺黄土之下。这份带有无尽伤痛的情感,最后在“欲望”之下被创作出来,作品《原点》呈现的被火焰吞噬的龙爪桑在被冰封的瞬间。这种在现实生活中不可出现的“矛盾”在艺术家的想象中被创造出来,把自己化作龙爪桑,为其注入了懊恼,纠结,撕扯,痛苦,癫狂……“冰块”里细小的气孔犹如一滴滴眼泪, 让一切凝固在冰块之中。

还未成为“神”我们,渺小情感有谁能够看到?当龙爪桑在高高的树上时永远被人仰望,触不可及,也始终被树所束缚。掉落之后,它经历了一段抗争的时刻,它所希望的是见证幻想与自由的企盼而非了解企盼的结果。这种企盼与痛苦的交织使得龙爪桑成为了“欲望”的象征:“它没有丝毫的生气,但却给予了对更美好生命的渴望。”

在一次次面对痛苦与死亡之后,我们会燃起更坚强活下去的信念。悲哀在生命面前一定可以被自愈,只是我们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更多的哀伤与死亡。不同的阶段再看杨烁的作品会赋予它不同的认识,包括她自己。或许某一天这种悲哀转变成了一种释然的微笑,无论是龙爪桑还是我们都将获得重生。   

文/玥玮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

艺术家

2007年本科中央美术学院,2008年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展览/收藏
2008
“平遥,印象中” 中央美术学院地下展厅
写生展其中《记忆》《印象》《下乡写生》等油画作品留校并由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收藏
2009
《诗意空间》参加“七人的事”展览被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收藏 中央美术学院地下展厅
《剪断-现代》《剪断-文字3》留校收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2011
《原点》参展 中央美术学院地下展厅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展
《原点》参展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显像之境”全国高等艺术院校丝网版画展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