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HEY004115

朱枭

哲学困惑-弗氏动机

材料:布面油画

尺寸:150×130㎝

年代:2012

签名:zx

  • 上市时间:2012-05-23
  • 浏览次数:2296

客户服务:hihey_vip

推荐

更多

描述

《弗氏动机》画后感

闷热的空气,躁动的春天,舍友们夜出难归,独坐灯下,又为文作长篇大论,逻辑推断,理性分析,作义愤填膺,正直勇敢状,自说疯话,可叹可笑。

为什么要画这张画?一个多月前,我受了各方面的压力或说是严重的影响,那便是,要画美女!美女是如此好卖!在以往,倘有人劝我要画美女,理由是市场好时,我必火从心头起,疾言厉色,大呼无耻无聊,想必脸上竟会隐隐泛出圣洁的光辉,让劝说者无地自容自愧弗如羞愧而死。而今日再谈及此,却唯有苦笑,不再强撑着作道德模范中华里脊什么的了。谁不爱美女呢?哪怕是女人,她也喜欢多看美女几眼,更何况生理正常的大男人们?买画的有钱人多是男人,而且很大一部分是老男人,倘不是艺术修养很深,他不喜欢美女,偏要农村老爹或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蛇蚁毒虫,哪个能接受?而就我自己,还一直苦于没有女友这件比较损色的事呢,何必装正人君子,实在有够虚伪,想来汗颜。

在这张之前,我曾下定决心,从来没有画过美女的我,鼓起勇气找了隔壁工笔班的一位比较可人的妹妹作模特,她也够配合,摆了好多姿势,拍的不亦乐乎。篇幅和这张一模一样,捏着鼻子,我开始奋力的画了起来。可以说,这对于我,是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我画画,是需要激情或者说热情的,我要在一种心情很和缓,状态很悠闲,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而且对画面最终的成型心向往之并非常热爱这个题材的情况下才能画的下去。而我最讨厌的,就是暖暖的,温情的,内心十分美好的去完成一张同样性格的作品。所以当我画到一周时,简直是个欲死不得欲活不能的状态。态度是认真的,技术是严肃的,细节是很多的,画面是难看的,情绪是败坏的,继续是不可能的。那个女生也有点尴尬。我从不适应画这样的画,我不是这样的风格,不是这样的性格,我不喜欢这种跪地讨好般的温暖柔情,这种制造温情的同时毁灭自己的过程,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画面主体都完成了,可我还是把画收了起来,我决定绝不再画这张了,最多是在我以后画了一张更加邪恶的画后要调整心情重新拍了再画,而且得快。

美女终究还是要画的,那么画怎样的美女才是我能忍受的?我突然想到了弗洛伊德,他好像对性是推崇备至,他的学说里充满了性因素,《梦的解析》我看过一大半,至今忘了多半,因为我对于梦,实在是没有兴趣。但弗罗伊德这个人我很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欣赏他那阴沉睿智的目光,深刻倔强的皱纹,铿锵有力的脸型。听说他在生活中也比较刻薄,对待家人不是很好,这点我倒是不太欣赏,至少表面上要温和宁静,何必过于特立独行。他说,性是人类一切行为的根本动力,一切的行为,都出自性冲动。我没有学过心理学,我不知道从理论上讲,这个学说是否成立,但我本人是不太赞成的。我认为,性冲动只能是所有动机中的很大的一支,而行为动力,该是有很多种,是多元的,没有一种因素可以概括所有的动力原因。芸芸众生,有着无数的性格癖好,一生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不太可能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人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由于性冲动而造成的。我的这种认识只是肤浅与潜意识里的,在此我无力做出正确客观的理性分析,只是一家之言,表述我部分不太同意他的某一学说的意见。

画中的美女,我把她画的尽量的阴,而不是一种阳光可爱,之前画了一个女人,画了两三天后一看,太可爱了点,完全没有一丁点邪恶劲,所以毫不犹豫的盖了,最后画成现在的样子,这是个我喜欢的状态,这个女人是个性符号,不代表具体的个体。她有些魅惑,有些风情,她很性感,但浑身阴气缭绕,让你感觉,想靠近却又害怕。她的笑不怀好意,诱惑里有诡诈。后面是台生锈的巨大发动机,那是我在一个废旧工厂里拍的,是一台轮式吊车的发动机,充满霸悍勇武之气,但又有英雄迟暮无尽风华已逝之感。这代表动力,任何动力对于一个个体的人来说,都只是一个时间段的存在,它是会生锈卡壳的,总有转不动的一天,因为人,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是不断变化的,而无论当时这个动力是如何强大,总是会时殊事易的。弗氏坐在后面,面有困惑,疑惑,纠结,冷眼旁观,他在观看,并思考着。因为我反对他了,他可能在想如何反驳我,或者说,他能再多活很多年,甚至活到今日,会否对当年自己提出的学说产生怀疑和自我质问?背景是座空旷的废弃厂房,巨大又有点压抑的空间,配上冷冷暗淡的色调,我想让人们在歌舞升平醉生梦死中突然地能够冷静下来,看着美女,再体验这本与温柔乡格格不入的气氛,是否能有所深思?因为温软柔情,充满靡靡之音与肉欲情色的美女画太多了,这种画看多了,人会变得甜起来,腻起来,思考,愤怒,澎湃,冷酷与理性这些词会离人们远距十万八千里,而理想很容易便毁灭在这甜的发腻的情调里。

四月的时候,我去过一趟美术馆,看了一个青年油画展,大多数是八零后,个别七零后。整个的是什么感觉?几乎每一个画家都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的乞求说:各位行行好,买我的画吧!求求你们了!为什么给我这映像?因为脂粉气太重了,都是美女,都是画面感或者说卖相好的邪乎的画。这些画是如此的没有骨气,没有脊梁,没有个性,几乎每一张都卑躬屈膝,极尽讨好之能事。在基本功上,我觉得只有少数几个人是比较深的,而大部分人过于重视画面甜蜜效果,描摹成分过重,导致画意与艺术性严重不足。另一点,我觉得有很多人陷入一个误区,就是写实就要狠狠地细,以细为美,最后把画面画的非常像招贴广告或海报,每一个皱褶,每一个痘痘,每一根睫毛,尽皆彰显;而画面的艺术效果则受到严重的冲击,不再像是一幅艺术品,把人联想的欲望与可能性全部毁掉,而画面上的每一样物体,都变成了标本,没有情感,画画仿佛变成一个标本绘制汇报展。还有,年轻的一代,整体的感觉是,基本功薄弱,思想性严重匮乏,过分依赖照相技术与图片。我并不否认画美女,但在前人已有那么好的作品的基础上,我们是否该用用大脑,去思考一些新鲜的具有时代感或青年人特有的审美意识的绘画形式呢?或者说,为了迅速的变现,迅速的赢得市场,就那么必须画美女吗?难道每一个年轻人每一个画家,他们最贴切的生活就是接触美女吗?他们有真实的生活,真正的艺术冲动与充满个性的艺术思维吗?有的人画石头,同一块石头画好几张,我觉得这简直就是闲的百爪挠心了。完全陷入一种炫耀技法的漩涡,没有思想没有意义,我想用相机再加上ps应该能比他更细,效果能更好。所以这个展览总体给我的感觉便是,大家越来越闲,生活歌舞升平的死去活来,技术上越来越精雕细刻,基本功一代不如一代,思想彻底无从谈起,脂粉气浓的简直能从画里流出来,越是靠近画面,越是能嗅到甜的令人发晕的气味。

扯远了,总结说,我不喜欢美女画,尤其这美女是为了讨好市场。

说点其他的吧。关于女性解放的,这个我一直想讲两句,肯定很多人要骂,尤其是女性,没有办法,我就这么想的,总不能骗人。那便是:当代的女性解放解的有点过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是一句很可笑的话。平心而论,无论从智力,体力,耐力还是心理稳定性上讲,普遍的,男女之间,孰强孰弱?而无论是各行各业的最顶尖的人才还是历史上的名人伟人们,孰多孰少?上帝制造了男人女人,总有他的道理。我觉得,明确分工,明确各自的权利和任务是最必须的。现在是个什么局面?很多女人或者说很大一部分女人在自己没几分本事的时候,却要求十分的尊重与十二分的权利。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很多女人都感觉,自己该嫁给一个王子,这个王子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帅,天下第一帅哥;富,富可敌国,富得可以买下太阳系;智慧,得两三个诺贝尔奖跟吃青菜一般;忠诚,比从小跟主人长大的牧羊犬还听话老实。所以,对于大部分新时代的女生和一部分老一辈妇女们来说,现有的对象,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玩命怎么优秀,他最多最多可以打99分,那个100分,是留给王子同学的。这种思维,导致了很多悲剧,我就亲见了好几起。

就我的切身经历来讲,女人(包括女生)有些什么特点。其一,共性:情绪极不稳定。喜怒无常,完全无从把握。忽悲忽喜,思之为何,无解;问之为何,更是夹七缠八一塌糊涂。任何一件小事,有很多是算不上事的事,突然地,就惹了她们。比方说,老师今天问了大家情况,单没问我。他为什么不问我?因为他根本就不关心我!他厌恶我!他对我有意见!他为什么对我有意见?肯定是上次。。。。。。这里面包含一万种可能。其二,要求全部人类都要讨好她。不可以有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对她的态度有丁点不善,为什么要对她好?没有为什么,反正就是要讨好巴结她,她就是公主就是王后,谁对她(她自己认为,从各个方面观察)不好,就跟她翻脸,就不理他!这个人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恶人!他死有余辜死不足惜罪不容诛!其三,自认为是全世界最正直最勇敢最大公无私的道德模范和中华里脊。当她们说起某某某时,她是浑身会散发出圣洁的光辉的,那个某某某是掉进十八层地狱都便宜了的。三个妇女凑在一起,就是一部道德字典和社会道德大法官,她们浑身散发出来的道德光辉让任何人见到都自愧弗如含愧而死。其四,特别喜欢冷战,跟一个人冷战,然后跟其他人不正常的热络,以此显示出她无与伦比毋庸置疑的人际关系,更进一步证明跟她冷战的那个家伙是何等的人品恶劣行为龌龊,竟然和我这样好相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女孩有矛盾,他还是个人吗,他怎么有脸活着的?然后她就感觉特别胜利特别伟大,她今天又得到一次载入史册的辉煌胜利,今天可真是充实完满的一天!生活是如此美好,她美好的让我眩晕!事实再次证明我是一朵常开不败的鲜花!其五,越对她好,越对你不好。你巴结我,你把我当回事,我就感觉,折磨你我就开心,看到你痛苦我是如此满足。我对你任意撒气发火,没事的,你活该,我高兴!她始终会沉浸在这种虐人的内心快感里,看到你像狗一样逆来顺受低眉哈腰摇尾乞怜,她真的快满足的昏过去了。而一旦你骂她,甚或打她,或者根本不理她,她又来紧张愤怒痛苦郁闷寻死觅活。总之,很难有个女人能跟你心平气和的简单相处,她们不掀起一阵波浪不发几个脾气是决不罢休的。

关于三从四德,我说两句。每次我和哪个女的提到这个词,这个女生会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先怒骂一阵再说。我想讲的是,自古对男人的要求,其实比对女人要复杂的多。你看看,别说要做圣贤,单是做个君子,就有多少要求?君子和而不同,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坦荡荡,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做个好男人容易吗?做个好的妇道人家,其实只要好好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处好邻里,这个要求很高吗?不让她出去乱搞,不让她有放纵的机会,那就是不对的吗?诸位自看,现今的女士,还有多少有古代或者说晚清民国的温婉贤淑从一而终?没有几个的,一个个心比天高,总要飞,要摆脱现有的生活,欲壑难填,问她究竟要个什么样的生活,大部分讲不清楚,讲的清楚地自己想想,配吗?所以这是个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的奇怪时代。

好吧,再说就得罪天下女士了,一家之言,牢骚偏多,不必挂怀。只是通过此画里的那位女士,警醒一部分男人,注意安全。

                                                                                                             5.19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

艺术家

朱枭1989 南通,中国

hihey.com/zhuxiao

本科就读于南艺,2014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刘孔喜工作室,于2011年于南艺获得最佳毕业创作奖,2012年油画《新洋务运动一》被首师大美院收藏;曾为《少儿科技》专栏作者,出版插图《一千零一夜》、《带银铃的长臂猿》、《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们》、《金银岛》等

评论

  • china任 2012-06-06 21:26:11

    画得不错,写得更有意思

总计 1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