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HEY001652

苏谢伟

感受肖邦之02

材料:布面油画

尺寸:210×190㎝

年代:2010

签名:苏谢伟

  • 上市时间:2011-12-15
  • 浏览次数:1879

客户服务:4008-123-798

推荐

更多

描述

访谈研讨
《“东方意图”:苏谢伟抽象艺术展》学术研讨会【摘选】
时  间:2010年9月10日14:50—17:40
地  点:上海美术馆四楼会议室
主持人: 陈 默

【陈默】从2008年至今的3年中,苏谢伟的艺术创作随着3个面貌不同的个展,向公众和业内人士传递着一个富有责任感的艺术家可贵的创造精神之信号,展示着执着而有成效的艺术劳作成果。他的第1个试验阶段是2007—2008年,作品曾在深圳22艺术区展出。这个阶段的艺术特征在于,探索本土的传统书法水墨中抽象基因的抽离和混搭的可能,以及与西方文化融合变异得趋向;第2个实验阶段是2008—2009年,其作品的精华部分也于2009年11月在深圳画院美术馆展出。这一批作品基本与本土传统文化的某些图像元素相疏离,进而探索色块与笔触的兼容可能,意象与视觉诉求的对立统一。第3个实验阶段是去年底至今年他的个展开幕前,作品情况大家都已了解的比较清楚。这个阶段的实验情况是在第2阶段基础上的延伸,更讲究诗意弹性和色相的流动,探索禅性渗透,追求东方精神张力。3个阶段虽面貌有异,但文化诉求贯穿始终,显示了作者的文化立场与自信。另一方面,作者静谧的生存及文化态度,势孤取和的价值追求,疏远功利的艺术精神,在当今浑浊的世态里尤显弥足珍贵。

【贾方舟】一个抽象艺术家一直在延续着抽象艺术的道路,我认为就是一种很学术化的努力,他没有迎合市场、没有迎合官方,完全按照自己的艺术理想完成自己的一件事情,这是很艰难的事情。既没有市场,也得不到官方的支持。所以我想抽象艺术家要在中国活得还是比较艰难的,很多抽象艺术家实际上在那里艰难的维持着自己的艺术理想。这个意义上面应该给予肯定、支持、鼓舞。

具体到今天谈的苏谢伟先生的展览,我感觉到他至少在这一点上还是非常值得我们肯定的,他一直在这条路上面坚持着,做下来,陈默一直在跟踪着他,已经做了三个个展,每次都有很大的差异,就是说他在这条道路上面坚持着自己理想。

所以在苏谢伟的展览中,我自己感觉到他实际上把自然当中自己的一些感受艺术化了,这种艺术化我感受到的是自叙感,在动态自然当中找出一种富有自叙的东西,然后用艺术的方式进行处理。

【彭 德】苏谢伟的抽象艺术,陈默给他做了一个学术定位叫“东方意图”,我觉得应该加四个字“西方意图+东方意图”,而且西方色彩很浓。他直接用肖邦的乐曲作为标题的名称,交响乐、协奏曲,这些词汇都是西方的,不是中国的。他的画面也有交响乐和进行曲的特征,很强烈,比较刺激。如果强调“东方意图”,我觉得画面应当空灵一些,有一些很平和的地方,画面要比较单纯,整个节奏比较和缓。

【殷双喜】我认为抽象一方面要有才华,另一方面也需要文化积累,作为艺术确实需要比较高的难度,这个东西有时候才华、教育要结合起来,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个工作持续地踏踏实实去做,去发现、交流。

苏谢伟的作品我刚才看了一下,他里面有一些相当的成熟,我比较喜欢他那个《肖邦2号》和《崇高7号》,《崇高7号》在门口那里,《肖邦2号》在开幕式板左边。那个里面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大块面结构性的类型;一个是《崇高7号》,那是交织在一起的。但就那种斑点状的色块,绿的、红的小色块,我觉得还是不够浑厚,整体来看自发的艺术感比较多一些,就是在形色方面的组织,好像这个酒酿得还是有一点生。但可以看出未来发展的趋势,抽象的这种内涵的厚度是很好的。生不怕,只要没有“习气”,就怕抽象变成了“习气”。

所谓“习气”,就是一套路子,一上手就是那个东西,基本上没有感情和想法,就是一个技术性的套路。比如说中国的武术已经变成表演性的武术,和当年实战性的东西相比变成了花架子,很好看的。抽象就怕变成这个,抽象一变成花架子,浮到上面猛一看很抽,仔细一看其实很空。这个问题需要注意的。对于苏谢伟来说,绘画的数量、时间积累不能太急,要持续的,这个门已经打开,而且相当不错了。我就先说这么多。

【邹跃进】关于苏谢伟的作品,从我上面所说的抽象类型给予考察,我认为他的抽象还是很有意味的,有一种既贵族又文人的审美趣味,用色虽然艳丽,但仍然很沉着,这可能与他长期从事设计工作有关。我也看到苏谢伟喜欢用音乐来命名他的抽象艺术,这可能与我们一直认为的音乐因不模仿任何对象,所以也是抽象的艺术这种看法有关。其实这也是康丁斯基的看法,不过格林伯格还是反对这种联想,认为这样会使艺术不纯粹。不过我认为,苏谢伟从音乐的联想来创造他的艺术,还是有他的特定追求的,比如在他的画中那些非方又方的笔触和色块就很有音乐感。如果说苏谢伟的艺术面貌和别人的抽象艺术有什么区分的话,那么在视觉上这种非方又方的笔触和色块的组合与运用,我觉得还是很有特点的。至少它构成了这批抽象作品的基本风格。当然,就苏谢伟来讲,如何在这一基础上面以更加明确和有力的方式向前推进,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认为陈默给苏谢伟树了一个敌人:“西方意图”,但刚才被彭德老师给消解了,“东方意图”被“西方意图”消解掉了。其实“东方意图”和“西方意图”都有可能成功,前者是建构东方式的抽象,我认为这是有意义的,我个人以为苏谢伟还是可以像陈默期待的那样往这个方向走的。后者就是进入到西方内部,然后从中生发出一种新的东西,尽管这个可能性非常非常的少。

我想,苏谢伟应该建立自己的艺术逻辑,并把它有效地置入整个抽象艺术历史的发展逻辑中去。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期待。我就说这么多。

【杨卫】说到苏谢伟先生的画,还是蛮有意思的。一般来说,抽象画都是以形式的美感为核心,不断往美里走。但我感觉苏谢伟的抽象画一点都不美,甚至还有点“坏画”的味道。刚才邹跃进先生归纳了好几种抽象艺术的形态,而我觉得还有一种形态,那就是苏谢伟这样的“坏画”。他没有往赵无极那条路上走,赵无极他们追求的是形式美感。即如何把握虚实关系,把握气韵,让画面更融洽,更流畅。但苏谢伟的作品是破坏性的,他喜欢把两种明显冲突的颜色摆在一起,显现某种突兀的效果。这种处理方式,我在抽象画里看得不多,我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达我的这种感受,反正感觉与许多抽象画不太一样。这个不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前面有几位先生提到了中国的“意境”,我觉得苏谢伟的作品与这种“意境”无关,而更多是吸取了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东西,尤其是偏向于德国的新表现。可又不完全相同,德国的抽象表现非常张扬,苏先生还是比较含蓄的,他的精神冲突是隐藏起来的,是把精神冲突隐藏在了颜色的对立与无规则的变化中。这种东西,在有形的艺术中,我们可以说是一种“坏画”。那么在抽象艺术中,是不是也有人故意往“坏”处画,故意破坏那种气韵流畅呢?苏谢伟的作品让我不得不想这个问题。  我觉得苏谢伟之所以这么来处理画面,与他的精神背景和思想背景一定有很大关系。

我注意了一下苏谢伟对自己作品的命名,大都跟音乐有关,或者跟某种崇高感有关。一个人追求崇高,就一定有悲剧情怀。过去的“85运动”时期,丁方对此有很重的情结。不知道为什么,看苏谢伟的作品,我总会联想到丁方。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比较喜欢用焦虑的颜色,画面都比较沉闷吧。苏谢伟的画面虽然也有透气,也有光,但整体是压抑的,很沉闷,尤其是他使用的黑颜色,一般都是会被抽象画家们所拒绝的。言为心声,这种黑色对应着苏谢伟的表达意图,让我的确感觉到了某种悲剧意识。其实,崇高感的背后就是悲剧,这是两个关联词,不可分割。

我在想,苏谢伟这样走下去也许还能给目前中国的抽象艺术提供另外一种可能。现在关于中国抽象艺术的提法已经有很多了,高名潞先生提出过,刚才邹跃进先生也提了好几种可能,还有朱青生先生提到的“第三种抽象”等等。那么,在这众多的提法以外,是不是还有一种抽象的可能呢?苏谢伟的抽象画就是一种提示。当然,目前的苏谢伟可能只是迈出了一小步,怎样由一小步变成一大步?还得取决于个人的才气与坚持。但我相信苏谢伟有这种能力,也一定能够坚持下去,并最近赢得自己的新境。

【吴鸿】我认识苏谢伟的时间可能比在座的各位稍早一点。那么他去年在深圳的个展,在座的几位批评家是看过的,但是他更早的时候的作品,可能很多人还不太熟悉。

我简单地把他的作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作品是把汉字作为作品的组成部分,带有一定的装饰性,通过对汉字及汉字偏旁的组合,形成画面的图形样式,甚至还包含了一些材料性的研究在里面。实际上,他在这个时期的作品,“东方化”的美学意图反倒是很明显的。第二个阶段的作品是他去年在深圳的个展展出作品,在这个阶段中,体现了一种“意象化”形态构成方式。

而作为第三个阶段的作品,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展览。刚才在开幕式之前,鲁虹和苏谢伟说他的不同时期的作品之间“割裂”太大。刚才在开幕式的讲话中,皮道坚老师也说到了苏谢伟作品的超越功利性。我不妨把皮老师的说法再延伸一下:一方面是皮老师说的,苏谢伟的这些作品主要不是想简单迎合市场的,这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的“超功利性”表现在什么地方呢?这就是苏谢伟立志将抽象绘画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所以围绕自己对于抽象绘画的阶段性、课题性研究,他甚至是放弃了过早形成自己的作品表面形式统一的做法。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试图想通过一个展览来成名成家,而是像做功课一样来对待自己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创作、研究课题。我感觉这是第二个层面的“超越功利性”。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不妨将苏谢伟第三个阶段的抽象绘画的“课题”暂定为“色彩的心理律动性研究”。
在这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先锋电影”运动。在这种电影里面,没有叙事,没有情节,甚至也没有人物,它是通过一些抽象图形的律动和音乐之间形成一种心理和视觉上的协调关系。而在苏谢伟的第三阶段的作品中,我觉得他实际上也是想疏通这种视觉和听觉之间的“通感”关联。
结合苏谢伟的三个阶段的作品来看,对于苏谢伟个人而言,通过这三个阶段的演进发展,也是不断地将那些能够依附的形象元素一点点破除掉:比如,在第一个阶段,他所依附的还是汉字的形态结构;在第二个阶段,所依附的是一种视觉意象化的因素,包括对于南方都市的那种湿润、炫目的雨夜的视觉感受。这些都是他此前的作品中所必须依附的视觉元素。而在今天的这个展览中,前述的那种视觉依附性就少了,更多的是体现了一种心理内在的抽象性旋律结构。
通过苏谢伟三个阶段的课题化的研究方式,我想现阶段的作品形态可能也不一定是他最终想要达到的目标,而仅仅是一个阶段性的课题。那么从这一层意义来说,我觉得苏谢伟到明年、后年拿出来的东西可能跟现在的作品又会不一样。经过了这些阶段性的研究之后,最终可能还会有一个融合了前面不同阶段的研究结果的、大结局式的阶段,在那个阶段,我想可能会有一些更加全面的、更能体现个人风格的东西出来。

【李旭】 今天看了苏谢伟的展览以后,有一些感想,尽管我们是头一次见面。我听了吴鸿刚才的发言才知道你前面还有两个阶段,可惜那些作品我还没有看到。这次是头一次看就看了新作,我听了吴鸿的说法之后能够感觉到,你已经从比较意象化的阶段走出来了,逐渐地走向一个纯粹的关于形式理念的探索,这是值得鼓励的精神。

【鲁虹】再谈苏谢伟的展览。听陈默介绍了苏谢伟的经历,不禁令我想起科恩夫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到武汉时说的话,她说她不理解中国的艺术家为什么要把画画和赚钱当成一件事,她认为这不太健康。她还举例说,美国的艺术家没有钱的时候,打工几个月赚一点钱,然后就租一个房子画画,他们并不指望以画画去赚钱,而且把画画和赚钱是严格分开来的。她还希望中国的艺术家把这个作为两件事做。从这个意义来看,苏谢伟是一个很好的个案,他开了一个设计公司,赚了一点钱,每到星期五、六、日这三天,他就会从广州开车到深圳的画室。他现在画画是纯粹的付出,基本上没有赚钱,这个状态很好,也很不简单的。相信他会有更好的发展。

刚才吴鸿介绍了,苏谢伟的作品有三个阶段,早期是把中国的书法或绘画中的意象抽象化,这类作品让我们对绘画有复形的联想。如果按原教旨主义的说法,他现在是走向了纯粹的抽象,但用色上有岭南的感觉,这当然很好。但怎么进入纯粹抽象,这还是需要解决的难题。我感到,苏谢伟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不断的在探索新的问题,很好,不过,是不是可以把他以前作品中一些比较好的因素结合进去呢?比如说以前他在创作中很强调对时间性的表达,如写书法一样,观众可以看得出来他先画的什么,后画的是什么。西方抽象表现主义对中国书法的这种做法非常赞同。

【孙振华】苏谢伟是一个什么样的画家?这要从研究他的传记开始。苏谢伟1991年画了一幅画叫《革命烈士李春涛》,这个画还成了当地杂志的封面,这说明他从事艺术有很多年头了,最早入手是从革命现实主义开始的。在他的艺术履历中,完成这个作品后就沉寂了。2007年,他的作品又出现了,第二次出现的苏谢伟不再是一个革命现实主义的画家,不再是一个主旋律的、从事具像创作的苏谢伟。这时候,他的画名叫《中国基因系列》,当他做了一些年生意,又回过头来搞艺术的时候,他的心态变了,他发现原来的创作路子不行了。他为什么要画中国基因?我觉得包含他的思考。刚才有人说他的画没有逻辑,我感觉还是有逻辑的,他07年以后的画其中的思路是清晰的。他思考中国的因素,思考传统,思考周围的生存环境,思考社会问题。他完成了几个系列,中国基因系列,再往后是本原系列,这次又画“感受肖邦”、“寻找崇高”,可见他想的问题是比较形而上的。

最近他为这个展览提交了一个文章叫做《寻找崇高》。我觉得这个文章大家都没有仔细的看、没有读。这个文章很重要,他在文章中提出现在有很多假崇高,崇高被异化,他说崇高是至善至美,是一种自由,说一切伟大的艺术首先意味着人格的健全和道德的纯洁。这一切的叙述表明,《寻找崇高》这篇文章是典型的现代主义文本。他的作品里面借肖邦为题,实际上是感叹人生的际遇、命运,表达对功利世界的看法,他强调的是人的主体性、人格的提升和完善。这些东西具有普世的情怀。他然后谈到寻找崇高感,强调道德的制高点,而且自己把艺术和生意分开,刚才大家也讲了他的非市场、非功利的创作状态。所以,他是一个很现代主义的画家。他从2007年开始做个展,实现了个人艺术生涯的第二次蜕变。变成一个崇尚现代主义精神的画家,现在的问题是,现代主义这一套叙述是不是失效了呢?这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重要问题。

刚才听了这么多发言,这些发言人大多数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推手,一群当代艺术的推手来评价苏谢伟画的时候,就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你怎么看抽象艺术?我个人认为,抽象艺术是个人主义的,心理主义的,是非常个人化的艺术。个人的自主性、个人主义这些问题在中国并没有完成,这就是哈贝马斯所说的,未完成的现代性。个人想在艺术里面寄托自己的大情怀,想追求崇高,把个人的主体性提到很高的位置,这些任务在中国完成了吗?没有!
当今中国的艺术主流是当代,说当代艺术是一件很潮的事情。一些不做当代艺术的,很个人、很寂寞的个人主义的画家、抽象画家可能不能成为主流。当代艺术是一种更侧重社会、现实的艺术,更强调社会性的艺术,这种社会性艺术和苏谢伟的个人性的艺术形成了一种对峙的关系。在今天的发言中,虽然大家语气委婉,我认为仍有不同观念的撞击。

对于苏谢伟个人来讲,不一定要受当代话语的束缚,对他个人来说,作画的时候可以不管究竟是从东方出发还是西方出发,也不必为形式而形式,而是把自己人生感受通过抽象的语言表达出来就好。

【王林】再具体说说苏谢伟的作品,分三个层面来谈:第一个层面,他用黑白、轻重关系来控制画面结构,形成色彩基调和构成基础,这和他要想表达的崇高有关。这里应对崇高有所理解。崇高是什么?从美学概念讲,是人面对超越自身的巨大外物和外力时,求取心理平衡的精神升华。人被外在事物、外在力量所压迫,必须在精神上提升自己,用强大的精神力量去和外在力量求取平衡,甚至战而胜之。这就像孔子所说的“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崇高的审美活动,一开始就包含着主客体的矛盾,充满对立和抗争。从这个层面看,苏谢伟的画作太过协调,比如纵向的线性一致排列,缺少冲突性。第二个层面,画家用了短笔触色点的穿插,针对塑造性构成,力图表现出自己的特点,出现了表现性因素。这里应该注意的是,在象征性与表现性之间要有所侧重,其象征性的对立因素显然比表现的一致性这样的绘画乐趣更重要。这两个方面都有做得不错的作品。

【皮道坚】刚才吴鸿讲了,我在开幕式上说,我就有你说的那个意思在里面,不是说搞抽象艺术无利可图,有这个意思,但是另外一层意思,因为我不可能在那个场合谈,但是我说到了一点,苏谢伟他热爱抽象艺术,他做抽象艺术,实际上真的是把它当做一个学术研究去做,当做一个课题探讨,也当做抽象语言的探索在这里做,我觉得这是很不简单的。所以在他的作品里面,他有他的哲学思考,有对我们文化精神的反思,对于我们艺术传统,还有对我们当下生存状况。比如为什么谈崇高?就是有感于当今社会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情况给他的刺激或者是影响,我想这就是我们抽象艺术在当下文化意义的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我认为现在再谈抽象艺术和我们八五时期谈抽象艺术主要是批判和颠覆这样一个功能或者作用应该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谈抽象艺术应该考虑到抽象艺术在中国当代文化中的文化建构的意义。

刚才邹跃进发言的时候,他很详细地分析了现在抽象艺术的几种类型,很多人对这个有怀疑,是不是有中国式抽象的可能,我认为是有,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刚刚李旭讲抽象艺术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我们的哲学思想,一个是我们的哲学精神、文化精神,还有一个是书法。

具体到苏谢伟的作品里面也可以看到这一点,他两次的作品是很不一样,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上一次作品给人的感觉是飘浮感、悬浮感很强,在他的作品里面感觉到一种气场。我上次也说了,西方文化、西方艺术不太重视这个东西,但是在你的这一次作品里面又没有了,因为上次研究的目标恐怕是这个,没有了。另外是书写性,这一次书写性在这次作品里面我认为表现得比较充分,虽然他们用了西方的术语,叫做笔触什么的,我更愿意用书写性去总结你这一次作品里面这样一些表现。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

艺术家

苏谢伟1982 潮州,中国

深圳,中国

hihey.com/suxiewei

展览/出版
1991
“革命烈士李春涛”入选广东省庆祝建党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并刊登在潮州市《韩江》杂志封面
广东省庆祝建党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 广州
2007
《中国基因系列》作品二幅入选《中国当代艺术》
2008
《中国基因系列》入选川音美10期《大艺术》
香港大公报《中国画坛》作专题采访并发表《中国基因系列》作品
《大众生活》杂志第五十九期《收藏天地》专栏发表《中国基因系列》作品
《中国基因系列》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艺术年鉴》
“文化再发现 中国基因” 2030道空间 22艺术区 深圳
“寒风暖流”群展 2030道空间 深圳22艺术区
“非视觉视觉艺术”群展 多道空间 深圳22艺术区
2009
《中国基因系列18.28》作品入选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的“崛起的深圳文化产业”
《中国基因系列12,18,19,23,30》作品刊登在中国收藏
《中国基因系列》作品入选川音美11期《大艺术》
《本原系列》作品刊登在《环球艺术》杂志
“观想混沌世界之本原-苏谢伟抽象作品展” 深圳画院 深圳
“深造影当代艺术展”群展 F518时尚创意园 深圳
“本原系列12观想系列12” 深圳22艺术区艺术节 深圳
2010
《库艺术》总第10期发表“本原系列01,03,06,10,观想系列02,04,05,06,09,12,13,14,”
《新视觉》总第23期发表“悟境”之01,03 “感受肖邦”之02 “寻找崇高”之01,02,03
“东方意图”苏谢伟抽象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深圳当代艺术邀请展” 宝安画院 深圳
2011
2011 广东南方电视台《一方水土》栏目到苏谢伟工作室拍摄苏谢伟艺术专题片并播出
《库艺术》总第21期发表“道空间系列”之05,06,07,09,10,11,
“中国当代潮绣与中国现当代艺术展” 深圳长城美术馆 深圳
“仰望乌托邦-深圳创库五周年展” 深圳创库五周年 深圳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