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HEY001573

宗宁

人参果

材料:宣纸艺术微喷

尺寸:175×125cm(两拼)

年代:2011

版本:2/6

  • 上市时间:2011-12-01
  • 浏览次数:1907

客户服务:4008-123-798

推荐

更多

描述

宗宁:我想表达的是人和生命

(转自宗宁博文)
 
胡斌:你作品的题材很多跟身体有关,还有变异的形体,有很多想象的成分,这样一系列作品是源于怎样的思考?你的哪些生活经历、阅读经历促使你进行这些创作?
 
宗宁:我接受应试的美术教育是从高中才开始的,但是我很小就在家里学画画了,比如画人物白描、临摹古典小说里的插图,还有传统故事的小人书图画。我父亲虽然没有学过绘画,但是他很喜欢,半强迫半引导地让我画画。到小学的时候,大家都在看日本漫画,我父亲严格禁止我看那些,他认为漫画里的美术水准远远不如我们小人书里面的图画。父亲带着我学习了一些传统的东西,对于新鲜的事物,我反而不是一个特别容易接受的人。后来我的创作受小时候画的东西的影响比较大,比如神怪,当然我没有完全按照那些去画,因为后来我还学习了西方素描。我觉得我画的东西可能不中不洋,有时兴致来了就当成素描来画,有时又当成白描来画。再一个就是跟我对当下的生活状态的思考有关,因为在城市里觉得压力很大,平时在父母面前要表现出积极向上的状态,但其实自己需要一些释放,而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很脆弱地做一些很婆妈的事情,所以回到家里这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就可以无拘无束用各种方式去休息、释放,可以很自我,很放松,我做这些作品便是在此状态下的一种结果。
 
胡斌:你用了“五蕴”这个佛家的观念,构建了以身体为核心的表达面向:身体内部运行的机理、身体和外界接触的途径。五蕴本身也带有这样的解释。你借用这个观念,创作的核心以身体为发散点,把你在当代社会中各种生理、心理的体验都呈现出来,选取这个题材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宗宁:社会是一个大群体,我们每个人只是一个小细胞,我认为个人的思考映射的是一代人或者一个时代。对于我自己来讲,提到“五蕴”,我觉得社会有很多矛盾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我想去摆脱改变的,但是改变不了。因为它们可能和与生俱来的一些东西紧密相关,比如说性格,相貌,是命运的安排,包括你的每一次选择,你和朋友的关系,这些东西在冥冥之中感觉也是自定的。有时候我们很想努力地去改变,但是个体是极其微小的,只能在困难中左右徘徊。
 
胡斌:除了受传统的东西影响,你的作品跟你的信仰或者阅读有关吗?
 
宗宁:我比较喜欢阅读文言书籍,但不会逐字逐句地去读,我往往是先被书中的插图吸引,随后才去了解它对应的故事。我对这些古代的故事、传说特别感兴趣,我的创作中有很多东西跟这些故事有关。比如《赤比之头》,源于我以前读过的一本《六朝志怪小说》,其中有赤比献头的故事。它感染我的不是文字,而是故事本身。赤比这个人为了信念把自己的头献给刺客去完成他的理想,感染我的是,是什么一种力量让他以结束自己生命的代价来相信一个人,这个人会不会按照他所想的去做,这些他根本就不考虑,而是义无反顾地就这样去做了。另外,我也欣赏佛教中有关美术的东西,喜欢到寺庙去看它的造型和色彩;我身边有很多信佛的人,我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很多有意思的佛教书籍。比如看到“五蕴”这个词,我就很想了解它的所指,但是没有以学习佛教文化的态度去很细致的研究。
 
胡斌:你的作品技术上可能挺花工夫,能不能谈谈技术跟你要表达的东西之间的关系,包括你在央美读书,学校的新媒体、摄影教学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宗宁:从技术上来讲,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摄影技术不是很好,往往是想做东西的时候才去思考需要解决什么技术问题。在美院读书的时候老师经常告诉我们不要为学技术而学技术,好的作品都是技术服务于思想的。我现在的创作,很多时间都花费在背景的构思和绘制以及现场的布置上。上学时有两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考美院时我报考的是设计学院,但上了学以后我又想做艺术了,我觉得摄影专业跟艺术关系比较直接,却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学好这个之前不太了解的专业。一次很偶然地问一位摄影专业的老师,想要了解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才可以选这个专业,他特别轻松地说,你如果喜欢就足够了。还有一件事是大三的时候,我做一个录像,因为经费问题,拍出来的图像质量有一些问题,老师就跟我说,当想法和图像的质量无法两全时,一定要舍弃的是质量,充分地去表达你的想法。这两件事告诉我,做艺术要凭借的是什么,要坚持的是什么。
 
胡斌:你的作品中出现诸如砖墙、骷髅、着丝袜的女人腿,还有带水墨感的笔触等等这些元素,有什么缘由吗,它们又有什么寓意指向?
 
宗宁:砖墙实际上是在我眼前和记忆里总出现的东西,从小就在上面爬来爬去,现在回老家还经常看到。我觉得这应该是很中国、很具有时代感的东西。小时候画画就一直觉得这种交错的格子很好玩,我觉得可能需要一些这样一个的符号。
至于那些笔触,因为我不是学纯绘画出身,水墨感的笔触是比较本能的,可能跟从小受中国传统的东西的感染有关系。
骷髅、女人腿这些元素,源于我想表达的是人和生命这些东西,生与死、人的身体是让我情不自禁去思考的问题。具体到女人的丝袜和身体局部的问题,我想你指的是《莨苑》这件作品,“莨苑”的意思是王母娘娘的后花园,《红楼梦》里说黛玉是“阆苑仙葩”,我们定然认为这个皇家的花园是个美好的所在,但是我很怀疑在这个花园的角落里是否埋有沉冤的尸骨,高高在上的掌权者和表面光鲜的公众偶像又是否在这里肆意奸淫过宫女。不仅仅是这件作品,其实我的所有作品都关注的是我对人,生命,人性中的种种不确定和不理解。又比如我的一张叫《师旷》的作品,那是我偶然在一个干干净净的台阶上看到两只死麻雀,我捡到时觉得它们很可怜,什么时候死于什么力量也没有人知道,就拿回工作室作为“师旷”这个传说中的千里眼的眼睛了。
总之,我希望通过我对自身和自身所处的这个环境的思考以及表达,能够尽可能多地反映出我们的城市、国家、人类这个大的躯体应该重拾的比钢筋水泥和法拉利跑车更有价值的东西。我这个小小的细胞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有时我的画面会给人很阴暗的感觉,其实我是很不舍得伤害别人和伤害小动物的人,也是很阳光的人,我做这些是想让别人感受到生命和一切躯体的脆弱。
 
胡斌:你有没有发现艺术界对于身体的关注挺突出的,对此你有怎样的思考?
 
宗宁:我一直对行为艺术比较感兴趣,我觉得艺术家在现场的感觉特别有意思,我自己之前也做过小行为作品,以录像等形式呈现。我觉得艺术家做一件作品的时候,“身体”是他投入到极致的表现,有时候你的思想不足于把你思考的东西释放出来,那么另一种形式就是身体。曹晖的雕塑,我非常喜欢,他的那件脚底下划了一刀的雕塑,让我一看就觉得钻心的疼。好的艺术作品就要让别人有感觉,比如喜欢得不得了或者难受得不得了。我觉得只要有这种效果,就是好的作品。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

艺术家

宗宁1984 内蒙古,中国

北京,中国

hihey.com/zongning

蒙古族,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获学士学位

展览/收藏
作品被53美术馆、银海艺术基金会白兔美术馆收藏
2011
异体异在“生理实验”当代艺术专题展 53美术馆
80艺术档案 宋庄美术馆
XXX下一个十年的当代艺术 今日美术馆
2010
“十年曝光”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