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HEY001116

何和

MUMA Ⅱ

材料:水晶树脂普通树脂着色

尺寸:60×80×40㎝

年代:2011

展览:2011 “千里之行”中央美术学院优秀作品展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1 完美世界 新时代画廊 北京
2011 卓达杯雕塑展 天津

版本:3/8

  • 上市时间:2011-08-31
  • 浏览次数:2433

客户服务:4008-123-798

推荐

更多

描述

《MUMAⅡ》作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一个面具的面孔,一部分是人体。


面具:
用面具代替一个有特征的个性形象,这张面具首先有概括性,是一个可以被复制的符号化形象,这个符号不能代替所有形象,它有特定的特点,女性的、大眼睛的、长睫毛的、没有耳朵、没有鼻子、没有嘴。只有一种接收器,大大的眼睛,它只能看。

一方面,我没有做一个可以折射,概括一切形象的面具符号。而是用了女性化的形象,我想我只能在有限的立场中描述。另一方面,这个符号作为可以折射,概括这样一部分群体。不仅是符号特征,也折射着时代的心智特征。另外还加了一个唐代女佣的眉间小点,一个小小的伏笔,折叠历史的时间,让不同时间里小小的符号化的细节在这张面具中相遇。如果人的面孔可以透露出个性和自我,我想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就像只是一个符号的壳。我们追问的自我,它在那儿吗?只是不愿意去面对一个指向缺失了自觉,或只是不断地“被自觉”的个体。

然后,我取消了每个作品的个性面孔,概括成这样一个形象。在这张面具里我借鉴了三星堆出土的面具形象的长长大大眼睛的夸张效果。在古代,面具是群体仪式中用来通神的道具。我感兴趣的是这当中的两种特征,“群体性”和“道具”。前者借用群体性去取代人们所认为的所谓自我价值和真正个体自觉的存在。后者用道具去取代主人公的真正在场。这张面具只是一个符号,它要从个性化里抽离。结成相同形象的壳。

这个符号并没仅于此,而是再把这张面具做成透明的。在仪式当中,用面具去掩盖那个个体的小我。而把面具做成透明的又取消了面具掩盖的真正功用。这种取消并没有还原什么,而是取消之后的空无。

身体:
在做身体时我尽量的细致,写实。让细节自己述说,细致地描述着它的存在。我想让它真真实实地在那。虽然它小,却像其他生命一样存在。

我有意给它加了尾巴,把这样的身体放在有生灵性的生命群之中。它不仅仅指人(有意识的个体)。尾巴作用于生物的运动平衡和生存保护。它不单单是现实功用,更是生命的心理特质。是生命平衡和保护的象征。我剪断它,保留了残存的痕迹。它像肉瘤一样凝结的小器官。尾巴是动物的表情,比如像被剪了尾巴的狗,一点点余痕还在表露心思。高兴的或沮丧的。这像一个嘲讽,没有了平衡和保护的实际作用,只剩下那一点儿,吐露着平衡和保护的意愿。

我一边努力营造现实存在,一边借用符号和材质把主体、个性、自我推向空无。它们是一对矛盾,相互纠结,关于在和不在。现实和抽离。空无和空无中的质地存在。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

艺术家

201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2008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

展览
2011
“千里之行”中央美术学院优秀作品展 中央美院美术馆 北京
完美世界 新时代画廊 北京
卓达杯雕塑展 天津
2009
黄河口雕塑展 山东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标签

做个记号,方便你和其他人的查找。
可以用英文逗号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