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我为什么承诺回购&年化8%?黄守义|HIHEY专访

 
 
HIHEY:您总是提到要为客户着想,甚至日后审美疲劳还可换,这是为什么?
黄守义:类似完美售后服务的“终身免费保修+退换”,这是我对自己的信心,也是我对“客户们”的诚心。我希望我的作品持有者能不断感受到艺术作品给他的家庭带来无限温馨、审美享受甚至提升贵族气质。我所做的一切是真心为他们着想,都是为了给“客户”带来美的享受。
 
HIHEY:大家之前都完全没有听说过承诺作品回购,还可以更换作品的艺术家,其实潜在的压力很大,您不担心吗?
黄守义:凡是不可能的事,才需要我去突破,我对自己有信心。
 
HIHEY:您的名字“守义”是非常正气十足的,您的为人风格也是如此,请问这在您的创作上有所体现吗?
黄守义:我的名字很传统,但我的为人很正气,善良诚信,敢于担当,敢作敢为,从不随波逐流。我这样的性格决定了我的绘画风格,喜欢独立,喜欢创新,善于不断的颠覆自己,坚持走自己的路,才能区别于他人。
 
HIHEY:您的创作生涯从雕塑到古典写实油画,到意象油画,最后怎么会奔向抽象艺术?
黄守义:实际上,这才是抽象绘画的人间正道。抽象艺术符合我的性格,抽象艺术是我的风格。追求过“形似”,“神似”,终于才能来到“去形象化”的抽象画,看似大笔一挥,毫无章法,实际上,正是这无迹可寻才是最考验功底的。所有的颜色、结构、点线面并不是随便安放,而是经过精心排列组合的,而这才是艺术家终极的流连忘返、乐此不疲。
 
死磕是必须,每一幅作品我都要对它负责。抽象画特别需要创作者思想纯粹,需要极强的审美力和极致的艺术表现力,我力求每一幅作品的完美。虽然当今市场上很多作品都是敷衍地草草了事,而我对自己作品的质量要求很严苛,不满意的作品宁愿损坏也决不流向市场。在审美教育匮乏以及想象力枯竭的中国,我希望我死磕的作品不仅好看,而且能给人带来启发性。
 
HIHEY:听说您早年有当校长的经历,这段经历感觉怎么样?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黄守义:我当时办学的理念就是坚持“育人第一”,想方设法培养学生们的创新思维。最后学生们不仅就业状况很好,而且大多担任设计总监,受到了温州市政府和他们领导的高度欣赏,我很欣慰。我这人很简单,在教育上我主张创新而不主张模仿,在绘画创作上我也是一样,我有自己独立的艺术风格。
 
HIHEY:您在大陆和香港都做过个展,感觉有什么不同呢?
黄守义:在香港个展时:气氛特别浓厚,艺术爱好者特别多,参观者络绎不绝,他们很欣赏我作品在形式上的创新,尤其喜爱我画面的色彩明亮和丰富多变,笔触的自由豪放,画面效果的视觉冲击力强,特别是年轻人超喜爱。在大陆个展时:销售率更高,参观者购买欲望很强,他们大多看重把我作品的装饰性,可以裱框挂在家里。
 
HIHEY:您有记得什么印象深刻的藏家吗?
黄守义:各种各样藏家都有,但我记得有一对带孩子来看展的父母很有意思。他们看得很认真,也引导孩子边看边猜。然后发现小孩对我的一副画琢磨半天,家长便买回家,说是想借此激发孩子的想象力,也作为礼物引导孩子进行艺术品收藏,我觉得这种结合审美和理财的教育方式很特别。
 
HIHEY:您作品中经常出现用注射器针头作画,画出的类似细胞结构的图案,请问这是想表达什么?
黄守义:在欣赏抽象画时,欣赏者有足够的自由空间,可以无限自由的想象,不断思考的过程比结果重要。抽象画是纯粹的视觉形式,非理性,没主题,没故事,抽象画是纯粹用色彩,点、线、面构成表现视觉美。用针头作画,在工具上打破传统,不同工具画面肌理效果不同,视觉感受也不同,所谓类似细胞结构图式,每个人欣赏后得出结论不一样,有人说像年轮、分子层、眼睛等等,取决于每个人不同的背景,这就是抽象绘画的最大特质。
 
HIHEY:从您的作品能看出来,您对色彩对感知力很强,这是天赋吗?您怎么看“天赋”?
黄守义:在色彩方面我认同自己确实挺有天赋。每个人对色彩的认知程度不同,因此色彩感觉也不一样,尤其在色彩的微差上,全靠感觉,画素描可以靠时间磨炼,画色彩全凭个人感觉,色彩感觉不好的画家很难画出唯美的画面。
 
HIHEY:抽象油画本身不算特别,您觉得自己的作品和别人的有什么最大的不同呢?
黄守义:绘画种类中,抽象画难度很高,没有丰富想象力及创造力的画家,很难画出好的作品。我的作品特点主要在色彩:我的色彩明亮,自由奔放,抒情,如舞蹈律动,如抒情诗歌;表现上可以说我是不择手段,尝试不同的工具,追求自然的偶然性和唯美性。
 
HIHEY:据说艺术家都是非常自由散漫的,您的时间安排一般是怎样的?
黄守义:大多数艺术家是非常自由散漫的,但我一直相信生命诚可贵,时间最宝贵,所以我对自己的时间管理要求很高。每天都安排6-9个小时相对固定的时间进行创作,晚上在家也有阅读习惯,包括艺术专业和社会热点各个方面,总之不断思考,不虚度时间。
 
HIHEY:接下来有哪些计划?
黄守义:近期的计划是2017、2018年在美国和英国办两次个展。我对物质财富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筹来的钱也都是用于自我的提升和作品宣传。过去我的作品在欧洲展出过,反响很好,我想继续了解一下市场对我新作品的反馈。长期来看,我希望每年能创造一百幅自己满意的作品,带给欣赏者无限大的精神愉悦。总之,我会坚持在艺术创作方面不断突破,达到抽象艺术的极致,争取做中国的毕加索!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