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保本回购型拍卖|刘清路:旅居迪拜的天才80后当代艺术家

 


刘清路


1986 Baghlan,Afghanistan

 

 

国际当代艺术家,天才80后艺术家;迪拜At Fann A’ Porter画廊签约艺术家;首个在迪拜DLFC办过展览的亚洲艺术家;现长年旅居于迪拜。

刘清路以企鹅为符号的系列创作已经多次登上各大艺术电商首页,频繁出现与世界各展览会,藏家群体涉及国际多个不同文化区域如北京,上海,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日本,瑞典,迪拜等,成为中国80后新生代青年艺术家的符号性代表之一。
 

 

「 企鹅这个符号的由来,只是一个巧合

 

是命运让我画的 」

 

 参展经历:

《Blue bone 2016》——dubai International City 

《2015保利当代艺术艺术博览会》——中国保利 北京上水文园

《企?之国——2015刘清路个展》——烟台 第一国际。

《第十六届亚洲艺术双年展》——孟加拉国首都 达卡 国家美术馆。

《“解构”当代艺术》—— 新加坡范艺术 。

《东亚新生代》——美国纽约 亚洲流域 艺术馆。

《上海“乌合”当代艺术》——上海 南岸美术馆。

《2014首届青岛国际艺术双年展》——青岛当代艺术馆。

嘉德《“刘清路——触景无欲”》专场拍卖。 

《第十五届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北京农业展览馆。

CCTV《新闻调查》专访。 

起点中文网的作家,著有小说《犬日的艺考》短篇小说集《霜霖雾语》。

 

 

 

虚无的外向延伸

                                           ——大企鹅系列评述

 

企鹅在这里本不是主角,而只是一个符号

.——此“ 物体是以本身并不存在 ”——

而是颜色与外行既外相的形式出现在画面及其观者眼中的。

意即它周身所有你能用眼睛感知到的外相都是它周围的映射。

说直白点就是——不锈钢与玻璃的特点既是如此。

在美术领域,我们把这些特性统称为——质感。

而这“质感”——凡所见,皆有。

只是不同,

无论是眼睛所感知的光的世界,还是其它所感知的世界。

以知觉世界而论,我们的世界其本身都是“感知世界”。

而没了“感知”,世界对你而言,就是不存在的。

「 简述 」

企鹅这个符号的由来,只是一个巧合。

至今为止,我画了不下千只以企鹅为原型的画面符号——但最能打动我的依然是那第一幅《自由在远方》

朋友们问起原因,我不愿意详述的时候,我便说:“是命运让我画的”。

而实际上——什么不是命运让我们做的呢?所有的巧合都是——尤其是你内心感受到巧合那一些时刻。

这里需要注解一下:(命运,上帝,真主,天地,佛祖——凡此种种,我觉得都是同一内心的信仰)。

 

 

 

Q&A

○为何你的符号是企鹅? 

因为它是个“极点”~有无限它指性。 这个有无限它指性的极点,所能指代的事物与方向,让我在穿上标志枷锁的同时,有着更为广大的发挥空间。 理性上来说,企鹅所代表的——它指——是个无国界,无本意欲指的载体,如它出产于南极自成一体;是鸟却不飞;入水却非鱼,难以被归类便无法被它指,这种天然的国际性的载体是他能特殊性的根源,而且正是由于这根源所以才可以被我任意它指。 对于我这种感性因子过于丰富的人,这个理性的束缚,尤为重要。

 

○你的作品可以定义为“当代”艺术吗?你的作品大多很明亮,其中有不少作品是用不同色调同一色系的颜色表现,请问这是有什么特殊意味吗?

何为当代? 即是当下。我希望我能呈现的是当下的人们内心的迷茫和困顿,至于是不是当代,其实我说了不算。得看这个时代的评价。无论我多麽想去理性的控制创作,但实际上感性始终在潜意识里起着贯穿始终的作用。蓝色——尤其深蓝是死而后生的颜色,对这个颜色我经历了从极其讨厌到确实喜欢的心理转变,总觉得它对我有些特殊意义。

 

 

刘清路  北京与迪拜  布面油画  170×80㎝

 

 

 

○你为什么要做回购型拍卖?你对自己有信心吗? 

今年30岁了,不折腾对不起而立之年。我是好奇心很重的人,尝试新事物本身就能让我有成就感。 承诺回购是想给藏家一个信心保障,同时也督促自己专注创作,不能辜负了这漩涡时代中的我与藏家朋友们。除此之外,根据过往经验来看,无论是天赋、努力还是运气我都比大部分艺术家好,所以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我猜大多数你的关注者想知道的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选择来到迪拜?我也是很好奇。

没有预定的目的,本来在北京刚开启了工作室,那段时间的一些想法都实现了正在琢磨着是不是该出去不同的地方看看的时候,迪拜发来个邀请,就来了。

 

刘清路  迪拜-沙漠之城  布面油画  170×160㎝

 

 

○你现在生活在迪拜这样的几乎是全球最炎热的地方,你的企鹅会不会和迪拜的环境具有巨大反差,请问你到迪拜后的作品会加入一些与当地文化有关的因素吗?

其实没有那么热了,这整个城市在波斯湾半岛的顶端,温度跟海南差不多。而且此地并没有我在独自旅行的时候总在寻找的一个城市或者国度的过去的历史,仿佛这波斯湾的沙漠风沙掩盖了一切,在这阿拉伯半岛上凭空飞来了这么一座外星城堡,它的存在本身就与环境有巨大反差,企鹅放在这里反倒很是恰当。实际上已经有些呈现在今年的作品里了,那个最高塔—“برج خليفة‎ ,Khalifa”(就是国王之塔的意思)设计其实蛮好看的,可以入画。

 

 

 

 

 

○你还是起点中文的作家,写作其实是个很劳心烧脑的事情,你又要画画,又要写作,请问你是怎么平衡这个时间和精力的?

晚上不睡觉是做这两件事最好的时间,而我的生物钟似乎已经变成这样了。我写作的开始时间实际上比创作的开始要早的多,我是说在人生的阶段上,初中就开始尝试用文字去表达,冬末生的人容易伤感于是便也容易动情,写作是最好的传达感情的方式。前两年我还难以把写作的表达和所要从事的艺术载体融合起来,写起诗词是很容易,就像说话和聊天,但把文笔加入艺术理解上却难得多,你既不能很老套无聊又需要言之有物,直到近几年我才觉得有了方法去底气去把他们联系起来。

 

刘清路  仙女座星云  布面油画  150×100㎝

 

 

○与迪拜首屈一指的以经营年轻艺术家为目标的At Fann A’ Porter画廊的合作感觉如何?与跟国内的画廊合作有什么不同?

最初来这里的时候其实本没想着可以签约,最早是 Al Quoz 的艺术区有些小项目的邀请,来到这里先是跟他们这些在旅游名册上的画廊有些交流,结果是新奇与失望都有,失望的是这地方果然很热,而本地的艺术区其实还没有北京798的规模,画廊与工作室散落在很大的一个区域里,知道名字也不好找,而这地方的工作规律是准确的8小时,大概去了几次才把每个地点找到。欣喜是我的作品天然的在此地有市场——相当的反思维,哈哈,因为沙漠地带的人民最喜欢的反倒是冰雪地带的动物——

 

 

 

○企鹅吗?

哈哈哈,对啊,连小孩子都喜欢,因为不常见。

与国内的不同点是,相对更系统一些,细节服务更为尊重艺术家的意见。

 

刘清路 蟠桃园与桃花源  布面油画  140×100㎝

 

○最后,想问个非常私人化的问题,大多我所认识的艺术家都思考过活着的意义,你觉得是什么?

去年思考得答案是:“为了未来的未知”。可是后来一想,也不对啊,有时候也是为了以往的已知在未来能够相遇。

比如你喜欢某个姑娘,就会向往那个城市。潜意识其实是真的想和人家相遇,然后继续你梦里的事情,哈哈——

所以,这个本没有答案的问题,如今我的答案是:“为了未来的未知和某些已知”,但谁又知道呢?像鲍勃·迪伦说的,Blowing in the Wind。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