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生猛的梦呓——王拓系列绘画中灵魂世界的意识流动

2006年,当王拓由生物专业转向油画创作时,仅仅是一些潜意识的萌动,但也许骨子里遗传了身为画家的父亲的基因,他自然而然地倾心于绘画,并渐臻佳境,进而意识到是一种天生的东西驱动着他走进艺术、步入新生的。正如爱尔兰天才剧作家王尔德道出的一个重大事实:艺术首先要吸引的不是理智,也不是感情,而纯粹是艺术家的天性。

纵观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油画历程:起初表现的仍然是政治环境下的社会性情感;到了90年代,与上山下乡的知青产生精神断层的新生代转向表现近距离的生活与精神状态;如今,在新世纪中目睹社会经济文化现状的王拓,开始把看不见的内在灵魂作为对象来描绘,一切属于外在范畴的具象事物其实表达的是内心抽象的幻觉。如果以刘小东为代表的新生代画家准确地把握住了上个世纪90年代因文化和经济的双重过热导致的人们精神普遍匮乏的笼统面貌,那么王拓作为在世纪之交才开始感知社会的敏感新人,开始在已经成型的社会压力下深入探索内心深处的恐慌梦魇。正如高名潞所言,“星星画会”的表现自我和“伤痕美术”的怅然若失,仍然是在自我与社会的意义上展开的,表现的主要还是社会性内容,而不是人文意义上的自我。而王拓是在纯粹自我和纯粹内心的疆域里驰骋,探索的对象不是内心情欲和当下社会的关系,而仅仅是自我本身,是内心深处的意识,是在既定社会现状下纯粹灵魂世界中的意识流动。它不是一种直抒胸臆的“喊叫”,而是一种向内纠结的梦呓,这也许是社会巨大压力给我们塑造的不出声性格。

王拓以奇异的空间布局、大面积的昏暗色调、纠结惶惑的面部表情(或者根本不给正脸)、多语种的不可解读字母(也许是他自己真情实感的变体),作为表达内心感受的艺术语汇,含混不清地自言自语。王拓的初衷也许仅仅是关注自我的心灵最底处,无意做出描绘群体的意识最深渊的举动,不料当画中的奇异、混乱与自言自语在观众中引发共鸣时,竟被告知这绝非个人、而是群体的内心状态,它们是这个时代中群体的势能:对体制的惶恐与怀疑(《体制外幽灵》),对自我的追问(《自画像》、《独自远行》),对孤独和虚空的表达(One Gloomy Day in a cafe、《专制梦魇-失眠4》),对潜意识的失控(《专制梦魇-失眠5》),内心长期纠结产生的怪诞(《专制梦魇-失眠1、3、7、8》),莫名的悲凉和寂寞(《专制梦魇-失眠2》),难得的片刻宁静(《专制梦魇-失眠6》)……一切都是缭乱的生命,我们被时代的复杂、多元价值观灼烤的难以看清出口,不知去往何方才是实实在在的。年轻的生命虽然如此渴望炽烈,却无可奈何地异常黯淡。

艺术解决的决不仅仅是形式问题,最重要的还是思想和精神层面的表达,因此维也纳艺术史家德沃夏克将艺术史作为人类一般精神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自19世纪艺术以来,绘画面貌不再温和和具象,如果说表现主义将艺术演变成一个内心的宣泄口,那么杜尚、达达主义则将艺术换化为观念的标语。从绘画面貌来看,王拓更多地受到了西方艺术精神和西方唯心主义历史观的影响,但他本人仿佛并不区分国别和东西方的概念,只是把一切可以触发他的形象作为元素来运用。当然也许他对这些并不自知,艺术创作之于他仿佛是一种基于直觉的自由形态。他抽离开并不直接相关的历史和传统,针对并专注于此时此刻的自我和内心现状,社会在背景中被排挤出画面,哪怕自我依然是社会的产物。

王拓以情感强度为出发点,糅合了偏重写实和偏重表现的两条通常途径,每个可以辨别的细节(他的元素是具象的)构成极富表现力的画面(表现的情感是抽象的)。他绘画的生猛来源于元素的紧张排布和空间的奇异处理,“紧张”契合了多元价值中人的心理状况,而“奇异”又与压力导致的梦魇接轨,因此他的绘画表现的是一种精神的现实。这种精神的现实不是个人的,而是群体内心的写照(尽管他无意承担这个使命),也是在这一点上王拓的绘画不同于超现实主义。他作品中灵魂世界的意识流动,虽然表面上是一种梦魇式呓语,实为一种“本质性的真实”,邵大箴先生说过本质性真实在于透过纷呈的表面现象理解事件的内在意义,而且允许艺术家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性,自由选择表达相关主题的艺术语言去感染观众。

画中理不清的自我意识也是我们集体的无意识,所以这何尝不是一种群情的振奋——人们的精神领域充斥着错乱、纷争和不宁静,孤寂、惶恐和悲凉是热烈而真实的,但同时又仍然抛弃不了那颗向往光明的心,所以我们看到即使再黑暗拥堵的画面也仍然有鲜艳的落脚之地,那便是我们的出路,出路总在某个缝隙中闪烁出来。这恰恰是王拓作品除了生猛和混乱的视觉空间之外,感染观众的地方——绝望的表面下仍然有着一股不屈服。正如在这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个人纯真的坚守还是会在灵魂深处迸发一样。纵然我们被各种价值观充斥,在心灵最底层还是蕴藏着一束阳光,它的能量无法预知。而随着创作的深入,出口越来越明快,2011年的两幅新作(《预言》和《安娜》),尽管仍然错乱,但鲜亮的色彩被加大了比重,仿佛我们在多元的价值观冲击下,终于开始走在了坚定自我的道路上,虽然现状并未改变,社会依然压力重重,精神危机仍然无处不在,但我们似乎练就了自得其乐的心态,于是希望悄然靠拢过来。当历史再走过一段时间后,也许我们能清晰地辨识出,这种纠结的内心画面原来是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的普遍状态,我们经历了理想的青春,却在青春的尾巴上受到就业等压力的强烈冲击,当梦想输给生活、爱情输给物质的事情屡屡发生后,我们悲凉失望了,可是内心深处的梦想仍然渴望最后一搏,纠结挣扎的心累并不能完全折断梦想的翅膀,这是我们心灵最深处的希冀。王拓的绘画从生活层面来解读便是两者的较量。但较量的结果现在不能预言,它只能在以后的生活中走出结果,需要与时代和我们这代人的精神成熟状况一同见分晓。

整片黑暗不美丽,整片阳光不动人,一片黑暗中崩裂出一隙阳光,却能给我们最感人的温暖。这是王拓作品最吸引和打动我的地方。王拓所有的探索都是指向精神领域的,所有的作品都是灵魂的征途,在这个漫长的征途中,还有哪些元素将被发掘来表达相关主题,也是未知的。总之精神的追索是多元价值交织的时代赋予我们的课题,也是敏感的艺术家拷问自己的路径。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