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对象化的个体经验——沙伟臣作品推荐词

“对象化的个体经验”

                                                                ——沙伟臣作品推荐词   
推荐人:隋建国
 
        沙伟臣在中央美院雕塑系读本科五年级,虽然还没毕业,但他决心走实验艺术的道路是确定无疑了。
(一)沙伟臣学得是雕塑,手感很好,这从他2006年的《拉奥孔》和《背马》,2007年的《数码数码》等几件作品能看出来。
《拉奥孔》和《背马》是沙伟臣尝试着把古典写实雕塑的语言用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幽默、怪异,透露出作者对世界存在秩序个人的看法,或者他面对这一秩序的个人角度。
《数码数码》中,沙伟臣用黑色的电工绝缘胶带做出或者 “揉搓”出我们正常生活中身边各种数码用品小事物,大到手提电脑、数码相机,小到各式手机、硬盘、U盘等,尺寸与复制对象完全相等。揉搓成的黑乎乎的数码产品表面和边缘变得软囊囊的,看上去已经被过度使用,而布满手的痕迹,拥有了某种说不清楚的表现力。这组作品显示出他对于将手边材料转化为艺术作品的敏感和能力。
这种敏感最早反映在他2005年做的一件“录像动画”作品《蠕》当中。《蠕》的想法来自于他在望京租住地下室空间的经验。这类空间多是阴暗潮湿,于是沙伟臣就做了一批内装干燥剂的布口袋:在动画录像的画面中,这些布口袋成群结队地游走在地下室的走廊里,吸走环境中的潮气。这件作品给人的最终感觉是有些“超现实”,但起因却是作者自己的生活经验以及针对此而想象出的解决方案。
(二)2007年,沙伟臣在雕塑系的“通道画廊”里做了他第一个个人作品展,名为《飞行道具》,展出的作品主要是绘画和录像。借助这些作品,沙伟臣把电脑游戏中格斗双方发出的类似能量暗器的光球发送到了现实生活的场景中。他自己动手制做了这样一个光球,举着它在望京的街道社区和花园里跑来跑去。在录像画面里,这光球就像天外飞行物一样,随着画面中人物的指挥上下左右的漂移。他还把这飞行的光球画在油画里,通过写实手法的转译后,这个原本虚拟的飞行道具在具体的画面场景中,就变身为一种真实的视觉存在。在“飞行道具”系列之前的2006年,沙伟臣就画过一系列名为“魂之利刃”的油画。在这早期的系列中,电脑格斗游戏中的各类主角横尸街头——往往是夜晚的城市场景中,被一个偶然的过路人看到。这些个身着盔甲的格斗士,仿佛是在格斗中被更加凶猛的一方绝杀后,尸体穿过时空的“虫洞”,从电脑游戏的世界,跌落入人间场景中。同样也是油画媒介,赋予这些超现实的场景以某种真实性。
或者,对于一两代在电脑游戏的闯关中深深沉迷的青少年来说,这些场景根本就是现实性的。就好像信佛教的人会觉得在日常生活中的每时每刻,佛的因缘无处不在;而笃信基督教的教友甚至会认为耶稣早已再次降临人世间。这其中现实与想象、习惯与超验纠缠在一起。沙伟臣通过画这些油画,把自己的生活经验对象化了。
(三)从上面的几组作品可以看得出来,沙伟臣看似在做着完全不同的作品,但实际上,所有这些作品都与他自己的生活经验相关。而他正是用不同的方法将自己的这些经验转化为自己的观照对象——作品。通过制作作品,他将自己的经验对象化,从而肯定自己的生活经历、肯定自己的生命存在。这成为他自己的艺术的方向,而且他声明将坚持这个方向。
(四)但是在沙伟臣这里,将自己的生存经验对象化的方法是不受限制的。这从他最近的一件作品中可以看出。在这件叫做《雪花点》的作品中,他在一张画布上点满了黑点和白点,同时用照片记录下整个画的过程,并把照片做成影像。展出时,画作的旁边的录像把整个画的过程展示给观者。于是,这件作品的完成过程,成为作品的主体。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