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第一财经周刊:在HIHEY网上卖艺术品,定价权交给“天使收藏家”

和许多人每天要上淘宝逛一圈一样,李万红习惯在每天下班之后点开收藏夹里Hihey艺术网的页面。查看了尺寸等细部特征之后,她会支付保证金,并和朋友约好在这件艺术品所在的拍卖场次一起竞拍。

HIHEY不是国外某个知名画廊的线上平台,而是由一群美术学院的年轻人创办的艺术品在线拍卖网站,获得了1000万元风险投资,于2011年4月上线。

这家网站贩卖国内年轻艺术家创作的当代艺术品。创始人兼CEO何彬本身毕业于美术学院,他希望用电子商务平台的形式吸引互联网一代,让尽可能多的年轻人发现、讨论与收藏艺术。

像李万红这样喜爱艺术、具有经济实力,却没有多少收藏经历的人是Hihey锁定的目标。李万红目前自己运营一家金融公司,在朋友的介绍下成为注册用户之前,她从没接触过艺术品这个领域。

HIHEY上的艺术品价格都低廉,也从来不像大拍卖行那样对买家设立高高的门槛—HIHEY上的艺术品起拍价都是0元,作品最终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买家愿意为它掏多少钱。这彻底颠覆了画廊以及拍卖行往往会给作品估价的传统。而在Hihey已成交的1830件作品中,60%的作品价格在5000至10万元之间,区间虽大,但与吴冠中、曾梵志等“大家”动辄上百万美元的作品价格相比,还是显得很“平价”。

为了尽可能降低价格,HIHEY的作品大都直接来自艺术家,收取的佣金仅为10%至30%,远低于传统画廊的50%。这也让HIHEY与国内传统画廊的关系显得十分微妙。何彬表示有200家以上的画廊与HIHEY签约合作,但它们大都不愿意露出自己的Logo。

另一方面,HIHEY依靠3.8万件可售作品的基数,每三天就会进行一场竞拍,极大分散了买家,因此后者通常可以以较低的价格买到自己心仪的作品。这样做的好处还在于能提升用户粘性。买家文浩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他每两天就要刷一次网站,每个月都要入手一件艺术品。据HIHEY自己的统计,50%以上的买家会重复购买。2013年,Hihey已实现了盈亏平衡。

HIHEY还为这些艺术品“菜鸟”准备了提升知识和品味的线下活动,顺便为网站做推广。它们在北京798艺术区设有自己的线下画廊,会定期与线上联动举办展览、讲座等艺术活动。李万红就是参加了Hihey的一场线下活动才拍下了人生第一件艺术品的——两幅油画,成交价在2万元左右。在之后的两年中,李万红又陆续在HIHEY上拍到了十几张价位相同的画。

在HIHEY的客户中,除了传统拍卖行和画廊最青睐的金融和地产从业者,还有不少是技术企业主或者大学教授。对艺术品的升值,他们抱着乐见的态度,但这并不是他们购买艺术品的初衷,更多的是个人兴趣。毕竟,手中这些年轻艺术家成为下一个张晓刚或者周春芽的几率可能只有千分之一,而等待的时间则要超过30年甚至更长。

HIHEY把这些买家叫做“天使收藏家”。他们像“天使投资人”培育年轻创业者一样,为年轻的艺术家提供资金,让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创作养活自己。

何彬的目标是想建立一个全新的“艺术生态圈”。艺术家不再像以前一样靠不断参加线下的展览来刷新自己的简历,而是把自己的作品放在这个平台上,通过HIHEY的网站、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渠道做推广;另一方面策展人、收藏家不用逛遍画廊、展览,而是通过这个平台发现年轻艺术家和心仪的作品,同时在线上、线下与艺术家互动,了解他们创作背后的故事。

目前中国有250万的艺术创作者。每年,大批具有良好美术功底的学生从全国各大美术院校毕业,但只有极少的一部分可以被画廊看中签约。“这些年轻艺术家在没人关注之前的生活状态可以用穷困潦倒来形容,而一个画廊能签下的艺术家极其有限。”上海Nancy画廊的经理李小红对《第一财经周刊》说。Nancy画廊一共签下30位艺术家,主推的不超过10位。

而HIHEY在上线两年间就聚集起了3000多位年轻艺术家。他们出身美术学院,展览经历不多,却在网站上获得不少点击量和“喜欢”。HIHEY对这些艺术家收取1100元的年费,帮助他们推广作品,然后根据作品的成交额抽取佣金。

刚刚毕业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的孙维迎就是其中一个受益者。他凭借自己的毕业作品在6月曾经登上HIHEY艺术家排行榜的榜首。他的作品是三件《脱了,脱了,都脱了》系列裸体人像雕塑,主角分别是莫言、干露露和陈光标。对于这三件作品均以两万元成交,孙维迎感到非常满意。

“人人都是评论家,”孙维迎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这并非艺术史框架内几个专家的特权。”

在HIHEY的团队中,来自经济学、数学、调研、艺术史等不同背景的成员会从各自角度估计买家的口味,从而建立起这个多维度的排行榜模型。那些受买家欢迎的人气艺术家则很有可能引起画廊经理和策展人的注意,从此开始职业生涯的新阶段。在网上拍卖之后,甚至有策展人找到了孙维迎,邀请他参加一个雕塑展。

魏达在艺术圈的资历比孙维迎要深一些。他从清华美术学院毕业之后依靠参加艺术展积累了一定的关注和知名度。2012年,他开始尝试在画廊销售部分作品,一年下来也就卖掉了一两件。2013年年初他把作品放在了HIHEY的网页上。此后几个月,魏达通过HIHEY共卖掉5件作品,其中3件被同一位台湾藏家拍得。

艺术家能否被主流艺术评论体系认可,最终还要取决于作品本身。“HIHEY的模式和平台无疑会带给年轻艺术家一些机会,但是作品具体的艺术价值标准并不会在在线交易的渠道中体现得很清晰,当然这也不是艺术品交易平台的首要功能和责任。”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孙维迎拒绝了那位策展人的邀请,原因是觉得自己的作品还不够好。艺术家要想获得主流艺术圈和收藏圈的认可,还需要通过权威策展人合作举办个展等主流形式。

类似HIHEY这样的在线艺术品拍卖网站如今正在形成新的潮流。拍卖艺术品的体验已不再是坐在五星级酒店的拍卖会里,拿着厚厚的印刷精美的图录,举起用高额入场费买来的号码牌。据艺术品市场研究公司ArtTactic的调查显示,71%的艺术品藏家在未看到艺术品实物之前,就会在线上购买艺术品。在美国,获得了PayPal的创始人Peter Thiel、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和邓文迪投资的艺术品在线展销平台——Artsy.com也在2011年上线。不过和HIHEY不同,Artsy不只拍卖当代艺术品,而是想展现全世界艺术的脉络。它会将艺术品按主题、风格等更细化的“基因”分类,并按买家收藏历史进行较为精确地推送。

但在等级森严的传统艺术品行业,这类艺术品拍卖网站仍在主流之外。尤洋称尽管未来并不明朗,但他从中感受到了一种“新的热情”。“一千年前,书籍是个很高端很小众的东西;一百年前,电影也是个很高端很小众的东西,”何彬说,“艺术品的消费人群最终也将变得更加大众化。”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