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青年艺术家刘青山

 刘青山给我的印象,沉默、缓慢、孤独,与这个时代的喧嚣、急速和高调,格格不入。初见他的作品,我有很多疑问,在经过深入了解之后,我开始尝试与它们建立联系,感受艺术家本人敏感内心捕捉到的曾经被我们忽略掉的种种隐秘却不可回避的存在。


游离于临界点的复杂情感源于何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身处多变的环境中如何为心灵保留独处的空间?孤独是一种负面情绪吗,为什么我们对它又爱又恨?然而又爱又恨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如果我们的内心与身体是互为独立的存在,那么内心是如何观察这个世界的?你,真的足够关心你的心吗?


半掩的窗帘里某人、某马、某支花,是人类?是欲望?是诱惑?是某种打扰和窥探所带来的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伤痕?在窗帘后面隐藏着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许真正操控人生本身的恰恰是这些被“窗帘”挡住的不能通过双眼观察到的不为人知与不可描述的未知因素。这种被隐藏、被遮挡的状态或者说它所营造的环境所形成的不安气氛,包围着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困惑、期待、享受、任凭驱使或者自决等等等等,我们是以怎样的形态回应这种无处不在的被操控感的?

 

你看到了什么?(1)

布面油画

100X130cm

2018

 

 

你看到了什么?(2)

布面油画

120X120cm

2018

 

 

你看到了什么?(3)

布面油画

90X150cm

2018

 

 

压抑、窒息、挣扎、苍白、深深的无力,如水般就快溢出画布,所有的呐喊,到无声处最为沉痛。

刘青山作品中的人物面部没有喜怒哀乐的丰富表情、他惯于通过环境所营造的氛围传递发自内心的情感激流,或许只有同样敏感的人才能接收到。

 

 

沉浮(1)

布面油画

40X40cm

2018

 

 

沉浮(2)

布面油画

40X40cm

2018

 

 

沉浮(3)

布面油画

115X162cm

2018

 

 

沉浮(4)

布面油画

90X150cm

2018

 

 

少年读红楼梦,只爱姹紫嫣红,如今每隔几年就要埋葬一次自己的影子,默默悼念那个曾经令世界失望的自己。

 

 

 

 

 

 

 

“2016年的夏天,我骑摩托车摔折了左侧锁骨,为此在医院趟了半个月。手术刀在我的锁骨上开了十厘米长的口子,一只如蜈蚣般的伤疤就这样永远的趴在了我的身体上。这是一个小手术,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手术,也是学会骑摩托车后至今发生的唯一一次动刀的事故。但即便如此,我仍无法说清这次经历带给我的影响,或者说是否真的影响到了我。但用来固定碎骨头的钢板本身来自外界,现在处于我的皮肉之下,一个本不属于我的其它物体,现在与我形影不离,它既是陪伴的关系,同时又是外力的侵入,它时刻提醒着我伤害发生过,或许也正在发生着,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偶尔头脑中会蹦出一个似乎是受了伤的形象,又很模糊,我即用卡纸与丙烯,将这种瞬间的感受迅速的记录下来,于是便有了“受伤的人”。——刘青山

 

 

 

 

 

 

 

我们所处的时代,不提倡出现负面的东西,对于成功的追求也是前所未有的盛行,被这样的主流观念影响的人,害怕带给其他人负面的影响、害怕失败、害怕出错,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自己的圈子,甚至不得不分裂出一个新的自我,以此回应周遭的人和事。这样的选择、行为事实上是违背自然和人性的,到底,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受了伤的人,有人伤在外,有人伤在内,身在其中,有几人能够幸免呢?

 

 

 

 

评论

用户名: 匿名

相关作品